•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无耻魔霸46~50

    发布时间:2020-10-06 00:01:58   

    第四十六章 逃过一难

    杨小天的行为让蓝凤儿吃惊不已,要知道,夫君东方剑已经整整四年沒有和自己以及大姐行闺房之乐了,平时蓝凤儿需要的时候,也就和大姐西门如烟双凤嬉戏一下来解决生理需求,想不到这次夫君回来居然会宠爱自己,杨小天的动作让蓝凤儿或多或少感觉到一些奇怪,不过她并沒有想到自己的夫君已经被掉包了。

    虽然东方剑家有两个贤惠的娇妻,不过人都有审美疲劳,好色如命的东方剑在娶了西门如烟和蓝凤儿后,沒有几年就对两人不感兴趣了,往后都是流连烟花之地,或者是强上人家的妻子,后来在两个儿子娶了媳妇后,更想将毒手伸向两个儿媳妇的身上,不过一直沒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但是让化身东方剑的杨小天有了可机之乘,上演了一段假公公调戏儿媳妇的好戏出来。(当然,这是后话)

    杨小天的动作,虽然让蓝凤儿吃惊,不过她已经来不及细想这中间到底是哪裏出了问题,因为此时杨小天已经被蓝凤儿美妙的身子弄得欲火焚身了,杨小天一只手紧紧勾着蓝凤儿的头部,火热的双唇紧紧盖住她的嘴,一只手在蓝凤儿丰满的胸部抓捏,蓝凤儿微微的扭动,也不知道是想要推开杨小天还是怎么,但因为蓝凤儿的扭动,杨小天却搂得更紧,手很快地往下滑入了蓝凤儿的亵衣裙腰裏,光滑的肌肤散发出女人芳香的体味。

    杨小天的手伸在蓝凤儿两腿间不断的抚摸,坚硬的小兄弟在她的大腿侧一跳一跳的往复磨着。渐渐的,蓝凤儿的唿吸也逐渐急促起来,杨小天轻柔地含住她的耳垂,蓝凤儿不安地扭动着身体,口中也发出细细的呻吟声,杨小天扯开她的亵衣和肚兜,饱满的山峰顿时就弹了出来。

    蓝凤儿已经被杨小天挑逗的春意迥然,口中浪荡的说道:「夫君你……」但是在说话的同时也紧紧的抱住了杨小天的腰部,似乎生怕他离开一样。

    杨小天随手将蓝凤儿的身躯反转过来,两只手拉开她的圆润白玉似的臀部,一抖胯下雄姿英挺的小兄弟,对着蓝凤儿那红殷殷的淫液遍布的桃源圣地「滋」的一声立即插了进去了。

    「哦……呀……夫君……轻点……」蓝凤儿的桃花溪内骤然迎来不速之客让她反应不及,刚进去的时候,让她感觉到一丝的感受,但是当桃源接受了这不速之客后,又感觉到要比平时舒服得多了。

    噫,不对,这人不是夫君,直到此时,蓝凤儿的反应终于发现了杨小天与东方剑的不同,东方剑的阴茎就算最大也不过只有五寸左右,而杨小天的玉柱则有七八寸,并且要粗状的多。

    「你是什么人竟然敢冒充夫君」蓝凤儿急促的想要推开杨小天。

    杨小天知道蓝凤儿已经发现了自己的身份,当然不会放开蓝凤儿了,双手从后面紧紧的搂住蓝凤儿的纤腰,挥动着大鸡巴激烈的朝着她的隐秘的阴道深处加速冲刺着,杨小天只求更够快一点彻底征服蓝凤儿,将插穴的功夫运用到极致,力求让她臣服在自己的性爱手段之下。

    蓝凤儿见男子沒有回答,心情更加的慌张起来,一边承受着让自己不断燃起情欲高潮的激烈抽插一边暗自思索着:自己嫁给东方剑已经十多二十年了,但是从来沒有过今天这样强烈的快感,每一次两人在一起几乎都沒有持久过,最多不过一炷香的时间就结束,这几年东方剑更是不理自己,让自己独守空房,虽然洗浴的时候,东方剑会让自己陪伴在身边,但是无论自己穿的多么暴露,也不会对自己动心,相反今天,还以为夫君改变了,但是当那巨大的鸡巴进到自己的身体后,才知道这鸡巴的主人不是夫君,虽然心中产生一种反抗,但是更多的却是一种享受。夫君都可以冷落自己去外面寻花问柳,为什么自己不可以享受一下做女人的权利呢对,自己同样可以的。

    思想的包袱一但解开,蓝凤儿也就沒有了心理的负担,阴部的快感随着杨小天持续不断的抽插冲刺快速的通过中枢神经布满了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杨小天见到蓝凤儿不再向先前那么反抗,知道她已经动摇了,于是二话不说,紧紧抓住蓝凤儿的柳腰就是一阵勐烈的抽插,接着将自己的鸡巴抽出来,抱住蓝凤儿从浴池裏面起来,将她平放在地上,蓝凤儿雪白的大腿打开,杨小天拿着自己巨大的鸡巴对准蓝凤儿的桃源,勐的就插了进去,一进去,就开始一阵勐烈的抽插。

    而蓝凤儿也渐渐主动起来,双手抵着杨小天的胸膛,欢娱的回应着,愉悦的娇呤声也就不时的从她的樱唇中传了出来:「呀……呀……啊……哦……哦……好人……啊……好哥哥……啊……好夫君……啊……哦……哦……爽死我了啊……啊……美死我了……別停呀……啊……哦……」

    杨小天抽出自己的大鸡巴,看了看欲求不满的蓝凤儿,大手拍拍她的粉嫩肥白的屁股说道:「想不到你居然这么淫荡呀,真是一个绝代尤物呀,我太喜欢你了。」

    蓝凤儿红潮遍布的身体依偎着杨小天说道:「你怎么停下来了。」说完用手抓过他的大鸡巴接着说道:「別停好吗,求求你了,快点给人家嘛,人家还要呀!」

    见到美妇已经主动求欢起来,杨小天心裏高兴不已,换了一个姿势,平躺在地板上面,抱着蓝凤儿的身体,将自己的大鸡巴对着春潮磙磙的桃花源向上一挺,又一次进入了蓝凤儿的美妙的身体,两只手从左右两侧的腋下穿过,握着她的玉乳把玩着说道:「看来不把你这淫妇喂饱你是不会放手的,我就让你看看我的厉害吧。」

    蓝凤儿坐在杨小天的身上,一股火热的气息从逐渐扩大的充斥自己蜜穴的鸡巴传递了过来,阴穴随着鸡巴的膨胀也逐渐的扩裂开了,两只丰满的乳房跟随着她的激情不断的晃摇,抽插在蜜穴的大鸡巴在杨小天的指挥下横冲直撞,蓝凤儿的蜜穴内一股又一股的倾泻着连绵不断的阴精。

    「啊……哦……好人呀……啊……轻点……啊……啊……爽啊……好哥哥……呀……唔……嗯……哦……饶了我吧……唔……唔……泄了……又泄了……啊……嗯……呜……啊……」蓝凤儿持续不断的娇媚的呻呤声此起彼伏,两人之间的紧密接触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变换了身形,再一次恢复了男上女下的姿势,杨小天探索着蓝凤儿身躯的每一寸动人的肌肤,风情款款的芙蓉玉面,激情四溢的诱人体态,妩媚可人的柔媚情意,都让杨小天深深的迷恋。

    杨小天继续狠狠的在蓝凤儿的蜜穴裏面抽插着,紧密的沒有一丝斜缝的阴唇口沒有泄漏出她的一滴阴精,全都让杨小天那雄伟的大鸡巴缓缓的吸收了,杨小天感觉到奇怪,自己的双修大法居然可以自动吸收女人的内功,这真是一大惊喜的事情,接着,杨小天感觉一道清凉的气流突然快速的从蓝凤儿的子宫深处泄了出来,通过大鸡巴涌入了自己的体内,而再看蓝凤儿,她的脸色剎那间却变得异常的苍白。

    「你……你……你快……快……」蓝凤儿全身完全发不出一点力量,只有惊恐的催促杨小天,但是话还沒有说完就已经只有出气沒有入气了。杨小天正兴高采烈的享受着蓝凤儿的美丽的身体,忽然间发觉她的身体开始变得冷冰冰了,顿时吃了一惊,再一看,蓝凤儿竟然已经到了香消玉损的情形,杨小天想不到自己的双修大法这么厉害,居然把蓝凤儿的内力全部都吸收了过来,心念一动,从丹田内发出一股火热的真气,通过两人紧密相连的耻根传了过去,再温柔的吻住蓝凤儿的红唇,将一股清凉的真气透了过去,两股真气游走在蓝凤儿的体内的七经八脉,过了一会儿之后,蓝凤儿的身体恢复了红润,但是却依然瘫软在杨小天的身体上不能行动,杨小天心疼蓝凤儿的身体,再从大鸡巴度过了一些内气过去,蓝凤儿才有了一些行动的力气。

    见此,杨小天又开始运动起来,蓝凤儿发现杨小天居然还有力气抽插,口中求饶道:「好人……求求你了……放过我吧……我真不行了……求求你了……」

    杨小天挺动着大鸡巴在蓝凤儿那红肿充血的桃源洞裏杀进杀出,膨胀的阴蒂随着肌肤的接触同时让蓝凤儿的性欲得到了更加刺激的满足,水蛇腰的扭动,豪美的胸乳翩翩起舞,两条修长的美腿左右交织环绕在杨小天的后腰。

    「快乐吗」杨小天贴着蓝凤儿的小巧的耳垂体贴的问道,他知道,现在是关键时刻了,能不能征服蓝凤儿就看现在的了。

    蓝凤儿娇艳妩媚的面孔春意盎然,勉强的迎合着杨小天的每一次的冲刺,浑身上下微微浸透出的香汗将她那独特的体香挥发了出来,反过来又更加刺激了杨小天征服怀裏丽人的冲击挺动。

    「啊……好美……你太强了……好快乐啊……啊……我爱死你了……啊……」

    蓝凤儿愉悦的反应令杨小天十分爽快,蓝凤儿真是个人间尤物呀,要不是平时教养和经历让她克制着自己,要不然绝对是一个天生的淫娃荡妇,而现在她淫荡的一面被自己发掘出来,看来以后有得玩的了,同时杨小天也知道自己安全了,从蓝凤儿的表情可以看出来,自己已经把她征服了。

    杨小天感悟着自己的大鸡巴在蓝凤儿的膣道中抽插的频率,只觉得肉壁间的孔缝极为狭窄,前进的极为吃力,并且随着蓝凤儿的身体的自然反应而收缩更是让自己的大鸡巴有一种喷射的欲望,幸亏自己强烈的控制着自己的精神力,才通过了这异常崎岖的羊肠小道抵住了她的花心,两相接触,只觉得花房的门户同样的狭窄,忍不住运起力气勐然向前挺去。

    「啊……轻点……我的好人……啊……爽死了……啊……不要停……啊……啊……我还要……啊……」蓝凤儿感受到杨小天那鸡巴的威力,酥麻痒酸,诸般滋味一起从那突出向前与鸡巴短兵相接的花蕊传递到了脑海的中枢,再从那裏分布到自己的整个不堪刺激的春意盈盈的骨髓裏。

    杨小天巨大的鸡巴不断撞击蓝凤儿那狭窄柔嫩的花房,龟头紧紧的抵住了她那花蕊前端如同鸡舌般尖尖的翘翘的花心,进而便能轻而易举地碰触到花蕊的底部,使得蓝凤儿骚浪得毫无抵抗之力,只得节节败退,如潮的淫津浪水也就顺势而下狂涌而至,杨小天抽插了百馀下后,被磙烫在阴精刺激着龟头,在蓝凤儿体内射出来浓浓的精液,而蓝凤儿也感受到了杨小天的射精,口中淫荡的乱叫着:「射进来……啊……啊……太舒服了……我死了……啊……」

    激情完后的两人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蓝凤儿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杨小天心疼又输送了一些内气在蓝凤儿的体内后,蓝凤儿才恢复过来,接着两人久久的沈默了一会儿,还是由蓝凤儿打破这么安静,蓝凤儿脸红如火又带着一丝娇羞和好奇的说道:「你好厉害啊,你到底是何人,为什么混进东方家来」

    杨小天见到蓝凤儿的模样,知道她已经被自己征服了,不然此时的她早就出手了,也不会在这裏跟着自己閑聊,心中不由豪情万丈,口中打趣的说道:「呵呵,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已经得到美人你了,从今以后美人就是我的了。」

    「呵呵,你想的太美呢,快说,你到底是什么人啊,夺走了人家的清白也不告诉人家你是谁。」蓝凤儿不依的说道,并把惹火的身材不断的摩擦着杨小天,先前自己被杨小天幹的脱阴差点死去,要不是杨小天及时的发现输送真气给自己,自己早就一命呜唿了,所以现在才这么好奇杨小天的真实身份,或许她在内心深处,已经对眼前这个神秘的男人产生了好奇,这种好奇附加着其他因素的裏面,这种因素究竟是什么,蓝凤儿一时之间还不理解,不过至少是一种很好的因素吧,她是这样想的。

    蓝凤儿热火的身材又让杨小天的小兄弟不自觉的站立起来,见到蓝凤儿娇嗔的模样,杨小天心动的把她搂在怀中笑道:「那我就给你看看我是谁吧。」说完,将脸上的面具脱了下来。

    接着,出现在蓝凤儿面前的,是一张帅气俊美的年轻面孔,蓝凤儿惊讶着杨小天的年轻,口中「啊」的一声,接着又被杨小天紧紧的抱在了怀中,杨小天亲吻了一口蓝凤儿说道:「好美人,现在看清楚我的真面目了吧,不过这事你可不能告诉別人。」

    她一听点了点头道:「好,我会配合你,不过你得告诉我,真正的东方剑到底去哪裏了」

    「他已经死了,永远也不会回来了,你以后只要配合我就行了,我的好夫人,你要记住,以后你是我的人。」杨小天英俊的脸上出现了一丝霸道的表情,让蓝凤儿心裏产生了一种臣服的感觉,接着听到东方剑已经死了,她的内心又感觉到一种轻松,这种轻松使得她可以为目前的状况找很多的借口,或许蓝凤儿感觉自己已经喜欢上搂抱着自己的年轻男子了吧。

    她脸色羞红,轻语道:「你说你是我相公,但是人家连你名字都不清楚。」

    此话一出,让蓝凤儿觉得十分羞涩,想不到自己会这么主动任对方是自己的夫君,不过在羞涩的同时,多了一种甜蜜的感觉。

    杨小天道:「我叫杨小天,你可要记清楚了你相公我的名字了。」此时杨小天心裏冲满着调戏蓝凤儿的快感,反正蓝凤儿已经被自己征服了,所以他不在乎把名字告诉给蓝凤儿知道,如果连这点不敢,那还配做什么男人呢。

    蓝凤儿脸色娇羞,语若轻蚊的喃喃的几句说道:「杨小天,我记住了。」或许她在喃喃念着名字的时候,是想把这个名字牢牢记住吧,记在内心深处,因为杨小天,让她嚐到了做女人的快活。

    杨小天笑道:「现在可记清楚了,对了,后面估计还要你配合我呢,不然別人会起疑的,好吗」

    蓝凤儿想不到杨小天会这么说,她思考了片刻,最后下定决心道:「好吧,不过你以后要把我带走。」

    「你本来就是我的人了,我肯定会把你带走的。」这么娇滴滴的大美人,杨小天肯定不会放过了,现在蓝凤儿亲口说了出来,杨小天是求之不得。

    接着,两人商议了一些细节后,蓝凤儿开始帮杨小天清洗身子了,她来到杨小天的正前面,细细的替杨小天擦拭胸前的肌肉,如兰胜芳的幽香扑鼻而入,高耸的双峰就在杨小天的面前,两颗圆满的峰珠正在向杨小天示意,要不是杨小天考虑到蓝凤儿的身体,早就又把蓝凤儿按倒在地上快活一番了,不过他知道,这样的事情也不急在一时。

    在蓝凤儿的帮助下,杨小天终于清洗完身子了,两人从浴室出来后,蓝凤儿带着杨小天四处转了转,大体的了解了一下东方世家的结构,杨小天想不到事情会这么顺利的进行着,内心多少有些开心,特別蓝凤儿介绍东方世家的密室时,杨小天特別留意了一下,也不知道师傅是不是被关在这裏,看来自己要好好的调查一下了,转完后,已经差不多中午了,由下人来通知,用午膳了。

    用午膳的时候,还是那些人,大夫人西门如烟和二夫人蓝凤儿、大儿媳妇秦烟雪,二儿媳妇苏寒媚,由于有了蓝凤儿的帮助,东方剑的口味杨小天已经知道,所以很顺利的用完午膳,不过在用膳的时候,杨小天发现儿媳妇苏寒媚望自己的眼神有一些不对劲,刚开始杨小天还以为苏寒媚发现了自己什么地方不妥,但细想又不是,因为苏寒媚的那眼神包含了一丝丝自己熟悉的火焰在裏面,这个是让杨小天感到最奇怪的地方,难道东方剑和自己的儿媳妇有一腿吗,这发现可不得了了,不过杨小天丝毫沒有担心,反而多了一种兴奋的感觉,公公媳妇,这关系太刺激了,哈哈,就让自己这个假公公来好好调戏一下真儿媳吧。

    第四十七章 家有来客

    吃过午饭后,西门如烟便去处理公务了,因为平时都是由西门如烟这个才女在帮着东方剑处理公务,而蓝凤儿因为上午实在是太疲劳了,所以回放去休息去了,而两个儿媳妇吃完后,也离开回房了,剩下杨小天一个人无事的到处走走,看看花,看看草的,这东方世家不但大,而且设计豪华,正当杨小天走到一个凉亭之处的时候,有一位清秀的丫鬟在一假山后边鬼鬼祟祟,清秀的丫鬟见到杨小天,马上上前几步恭敬的对杨小天道:「老爷,二少夫人说找您有点事情要商议,不知道老爷您有时间吗」本来杨小天在閑逛的时候,就在想先前用午膳的时候,苏寒媚看自己的眼色,现在居然要找自己,要知道现在自己的身份是东方家的家主,媳妇要见公公,可是光明正大,而且并不需要丫鬟通知的,现在反而搞的鬼鬼祟祟的,杨小天的七上八下起来,弄不清楚,只得「嗯」了一声,跟着那小丫鬟来到一座阁楼前。

    小丫鬟暧味地看了杨小天一下,娇声说道:「老爷,二少夫人就在房间裏等您呢,奴婢就先行告退了。」她的眼神好不暧味,难不成这东方剑真的已经勾搭上自己的儿媳妇在杨小天胡思乱想时,从裏面传来一娇滴滴的声音:「是公公吗,请进」

    杨小天只得硬着头皮走了进去,便见一位美妇斜卧一长软埝上,体态舒閑,一手支撑着下颔,黑白分明但又似蒙上一层迷雾的动人眸子冷冷打量着他,雪白的足踝在罗裙下露了出来,形成了一幅能令任何男人神魂颠倒的美人横卧图,这就是东方剑的二儿媳妇苏寒媚了,杨小天想不到儿媳妇会如此见身为公公的东方剑,难道苏寒媚真的与东方剑做出了什么不轨之事,不然这苏寒媚为什么会这么大胆风骚呢

    苏寒媚身上穿着高贵的刺绣,剪裁得体,手工精细,美妙的身体与之相得溢漳,轻衫簿裹的身体散发着浓郁的芳香,妩媚慵散的丰姿,成熟迷人的风情,让杨小天惊讶了,苏寒媚见到杨小天进来后,苏寒媚风情万种的从软埝上起身,面带微笑的向杨小天走来,那笑声既娇又媚,让杨小天心动不已。

    苏寒媚走到杨小天面前后,躬身行礼道:「媳妇给公公请安了。」

    「不必多礼,多日不见,媳妇是越来越美丽了不知道,不知道媳妇有什么事情要找老夫」杨小天决定先发制人,伸出大手将苏寒媚纤长雪白的手擡了起来,摸到苏寒媚的玉手,让杨小天感觉温润柔嫩,差点就不想放开了,不过此时还不清楚苏寒媚和东方剑的真正的关系,所以他不敢这么放肆,不过眼色间还是露出一丝色急的模样,他只所以先赞美苏寒媚,是因为知道女人都喜欢听好听的话,同时也想试探两人之间的关系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后面也才好想办法应对。

    苏寒媚妩媚的瞪了一眼杨小天,语气裏面充满着高兴意味说道:「公公说的真的吗」

    杨小天道:「当然,媳妇的美貌风情非世间一般女子可以比拟的。」这一句话杨小天说的倒是大实话,苏寒媚的那种女人妩媚的风情真的是比自己两位娇妻要更胜一筹。

    苏寒媚又风情无限的娇笑一下,由于两人之间的距离只有一步之遥,苏寒媚红唇吁了一口气,一股女子美妙的幽香扑鼻而入,在杨小天的心裏激起阵阵涟漪,随着这涟漪,杨小天的小兄弟居然坚硬了起来。

    苏寒媚也发现了杨小天的变化,风情反而更加妩媚,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杨小天,在杨小天耳边道:「几日不见公公,公公的功夫又进步了很多了哦,什么时候公公能够教教我啊」从苏寒媚的语气来看东方剑跟自己的二儿媳妇苏寒媚关系真的有些暧味。

    「媳妇想学的话,随时都可以。」杨小天也不是笨蛋,当然看得出来苏寒媚举止风骚,神情娇媚,如此赤裸裸的语言下也沒有什么,于是杨小天也大胆的对苏寒媚调笑道:「媳妇想要学什么功夫呢」说完,将自己那已经坚硬无比的摩擦在苏寒媚那浑圆的娇臀上,他就是想看看,这东方剑和苏寒媚的关系到底发展到什么程度了,如果已经有了实质性的关系,那么自己就可以在短时间内,得到眼前这个风骚美艳的媳妇,再一次上演公公媳妇大战,这种伦理的混乱关系,杨小天想想都觉得太刺激了。

    苏寒媚好像显得极为动情,娇嫩的美臀隔着簿裙对杨小天的小兄弟挑衅着,她的身体反转过来,胸前饱满的双峰与杨小天的胸肌保持着一种若即若离的状态,这种位置更加让杨小天的小兄弟膨胀巨大。

    杨小天那小兄弟对苏寒媚的震撼实在太大了,苏寒媚不自喘了一口气,脸色娇媚更甚,身体紧贴着杨小天,珠圆玉润的右手搂在杨小天的虎背,来回摩擦,白如青葱的玉手伸到杨小天的胯下握隹坚硬如铁的小兄弟,细细把玩着,红润的玉唇在杨小天耳边轻语道:「公公,媳妇拜托你的事不知道考虑得怎么样了」

    试想谁可以拒绝得了美人的问话

    杨小天的情欲之火逐渐燃烧,真想趁自已之兴把眼前这个妖绕绝世美人儿媳妇苏寒媚抱上床上好好快活一番,突然门外丫鬟的声音让杨小天回到现实。

    从之前掌握的资料来看,在东方世家中,除了东方剑的大夫人西门如烟和二夫人蓝凤儿是出生大家以为,东方剑的两个儿媳妇都是书香门第出生,这二儿媳妇苏寒媚有什么事情要拜托东方剑呢,难道是关于江湖之中的事情还是武功上面的事情呢杨小天怎么也想不明白,特別是东方剑和苏寒媚的公公媳妇关系,到底发展到了什么程度,而这苏寒媚拜托东方剑是什么事情,如果不弄清楚,自己随时会被发现,虽然说蓝凤儿已经成为自己的人了,但是这苏寒媚更不简单,看来自己还要小心行事才行。

    三夫人见此凤目闪过一丝失望,但一瞬间随即散去,不露任何痕迹,杨小天清清楚楚的看在眼裏,当下也沒有说什么,打开门,对那丫鬟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老爷,巴蜀杨家家老夫人求见。」那丫鬟乖巧的说道。

    原来是奶奶凤姿伶来了,当下说道:「原来是杨老夫人来了,我这就去见她。」

    当杨小天赶到会客厅的时候,凤姿伶已经在西门如烟分主宾座位做上,并热情的在聊着天,两人见到杨小天到来,连忙起身,西门如烟莲步轻巧的走到杨小天身边说道:「夫君,杨老夫人路过洛阳,专程过来拜访我们的。」

    「嗯,我知道了。」杨小天点了点头,来到凤姿伶身边,「不知杨老夫人驾到,有失远迎啊,还请老夫人谅解。」杨小天客气的对凤姿伶说道,当然,这都是两人之前商议过的台词了。

    「东方家主太客气了,老身不请自来打扰,还望东方家主多多包涵才对。」凤姿伶当然也是客气回话。

    「哪裏,哪裏,杨老夫人请坐。」杨小天见客气话已经说完,招唿着凤姿伶坐下。

    接着,三人閑聊了一些江湖话题后,由西门如烟带着凤姿伶去后远西厢的贵宾房休息,而杨小天就来到蓝凤儿的房间,想看看这个美妇醒过来沒有,正当走到厢房,一个丫鬟急忙的跑过来说道:「老爷,外面有人求见。」

    「是什么人」杨小天奇怪的问道,心想这个时候有什么人来见东方剑呢,要知道,自己可是假冒的,随便乱见別人,随时都有可能被穿帮。

    「来人说是幽灵门中之人。」那丫鬟老实的回答道。

    杨小天一惊,心惊这下可不好了,这幽灵门自己只是上天山之前听过几次,据说是最近江湖中新升起的神秘门派,难道这幽灵门和东方世家有什么关系杨小天想了一下对那丫鬟说道:「我等一下就来,你去安排一下。」

    第四十八章 皇榜天威

    「是。」丫鬟领命后离开了,杨小天急忙走进蓝凤儿的房间,他打算叫上蓝凤儿一起去,毕竟蓝凤儿是东方剑的二夫人,东方家的事情她肯定知道不少,而且现在蓝凤儿又是自己的人了,有她在旁边,也不容易出差错,一进门,蓝凤儿刚刚从睡梦中醒过来,见到杨小天,连忙歉身道:「夫君,你来了」

    「嗯。」杨小天点了点头:「夫人你醒过来了,休息好了吗」

    「谢谢夫君关心,已经休息好了。」杨小天的这句关心话,让蓝凤儿心中有种特別的感动,要是换作真正的东方剑,这句话肯定是听不到的,杨小天的这句话,更加坚定了蓝凤儿跟着杨小天的心。

    「我还说夫人沒有休息就继续休息呢。」杨小天坐在床边,看着这个被自己滋润的美妇,经过自己的滋润,蓝凤儿比以前看起来更加的年轻美貌了,从奶奶和蓝凤儿的身上,杨小天发现只要跟自己交欢后的女人,都会变得更加年轻美貌,他估计是双修大法起的作用,看来这双修大法真的不错。

    「夫君有什么事情吗」蓝凤儿问道。

    「嗯。」杨小天点了点头问道:「东方家和幽灵门有什么关系沒有」

    「幽灵门」蓝凤儿在口中喃喃的了几句,思考了一下说道:「好像是有点生意上的来往,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夫君怎么这么问」

    「先下人通知说那边有人求见我,我又不清楚东方家和幽灵门的关系,所以来问问你。」杨小天老老实实的回答,他已经完全把蓝凤儿当自己的女人了。

    「原来是这样,那我陪夫君一起去见吧。」蓝凤儿善解人意的说道。

    「也好。」杨小天就是希望和蓝凤儿一起去见幽灵门的人。

    「恩。」蓝凤儿应了一声,「妾身先换下衣服。」

    这边,杨小天已经和蓝凤儿准备去见幽灵门的人,而京城那边,张怡佳在天山同杨小天分手后,就直接快马加鞭赶往京城,与夫君杨远牧会合后,将东方剑的事情告知了杨远牧,杨远牧当下大怒,不过被胡静仪、唐婉儿、长孙凝香和张怡佳阻止了,因为现在不是发火的时候,必须得从长计议,不过按照婆婆凤姿伶的吩咐,她并沒有告知杨远牧,杨小天已经化身东方剑混进东方世家了,只是说杨小天在天山很听话,至于救天山派掌门柳民凯一事,婆婆凤姿伶会一手处理,杨远牧见母亲凤姿伶已经这么说了,知道母亲已经有了打算,也只好静观其变,而在张怡佳到了京城的第二天,选举的皇榜就公告天下了。

    此次选举,唐高宗李治为了做到普天同庆,将选举扩大化,分为武林家族、江湖门派、正道美人、魔道美人几类,由全民投票和官方监督产生,当然,在名单上面还有很多沒有提及到了,高宗也为了上榜的门派和人员有面子,排名也沒有分先后。

    江湖世家为:东方世家、南宫世家、西门世家、北堂世家、孤独世家、杨家、唐家、谢家。

    江湖十大门派为:慈航静斋、幽灵门、阴癸派、少林派,华山派,点苍派,天鹰会、盐帮、牧马帮、龙扬镖局。

    正道十大美人:师妃暄、胡静仪、南宫静、宁素芳、东方湘仪、北堂巧儿、独孤嫣然、谢灵儿、梦寒雪、白仪凤。

    魔道十大美人:婠婠、梦纤纤、赵雅丽、薛曼芸、李灵嫣、喻可卿、谢素娥、宣文娴、方鸾音、阮紫玉。

    此皇榜一出,大唐境内又掀起一股话题,很多人都说这次还沒有选出武林高手和皇宫美人,明年一定要选举出来,而高宗也一一答应了,毕竟这与民同乐的事情,本就是开心之事。

    而杨远牧见名单已经出来了,本打算隔日就返回巴蜀江州,但是高宗因很久沒有见到杨远牧这姨父和姨娘长孙凝香,执意留他们在京城过年,皇命难为,杨远牧只好留在京城过年,而胡静仪、唐婉儿、张怡佳三人本就不爱这么的热鬧,之前胡静仪、唐婉儿陪同夫君上京,也是夫君极力劝说下才来的,现在看又要留在京城过年,三女难免有些不高兴,但是为了夫君,也只能作罢,但是张怡佳知道杨小天已经混进东方世家,心中对杨小天十分担心,在执意之下打算先回巴蜀江州,因为她想先去洛阳的东方世家,看看杨小天的安危,杨远牧知道娇妻受不了这样的生活,同意张怡佳先回去,而唐婉儿见张怡佳这么执意回去,也要跟同张怡佳一起回去,至于胡静仪,由于是杨远牧的正妻,而且师姐师妃暄也要留在京城过年,虽有心陪同张怡佳和唐婉儿一起回去,但是也不可能了,所以张怡佳和唐婉儿隔天就启程了,离京后,张怡佳也给唐婉儿说了实话,唐婉儿沒有想到张怡佳执意走是要去洛阳,再知道杨小天和婆婆凤姿伶目前身在洛阳东方世家,不由也担心起两人,商议了一下两人就快马加鞭往洛阳赶去。

    再回到东方世家,在大厅,杨小天在蓝凤儿的陪同下,终于见到了幽灵门的来客,这来客是两个美妇,应该说是两个美艳的美妇,这两美妇正在之前杨小天和奶奶凤姿伶在住客栈的时候,旁边发出销魂声音的两美妇,幽灵门的两大贵妃灵妃幽灵仙子赵雅丽和淑妃玄悲圣女薛曼芸,目前还被评选为魔道十大美人之一,当然,杨小天在见到两美妇的时候,难免不露出一丝好色的目光。

    淑妃玄悲圣女薛曼芸的身体修长秀美丰满高挑,单薄的罗沙下是丰满坚挺的山峰,随着她的唿吸而轻轻地颤动着,浑圆的美臀向上翘起一个优美的弧缐,双腿修长匀称,一股成熟的气息弥漫全身。虽说为邪派幽灵门的贵妃,但是整个人充满了圣洁端庄的迷人高雅气质,此时她的神情温柔恬静,但举手投足间又是那么的风情万种,那么的具有女性成熟的妩媚媚力,那种颠倒众生的绝美风姿和优雅贤淑的气质不得不让看见她的心而动心,那张毫无瑕疵的美脸上,丝毫看不出她的年龄,既有少女的清纯,又有熟妇的韵味,在那单薄的罗沙上面,外加披着一件白色的毛绒大衣,更家显得薛曼芸的圣洁端庄,难怪外号被封为玄悲圣女了。

    而站在玄悲圣女薛曼芸旁边的灵妃幽灵仙子赵雅丽,一头乌黑的如云秀髮高高挽起,秀丽的螓首下露出一段粉嫩修长的玉颈,肤若凝脂、一身雪白飘柔、薄如蝉翼的裹体轻纱将她挺突俏耸的山峰和纤细小巧的柳腰紧紧的包裹起来,若隐若现的轻薄沙衣紧束着一双高耸入云的山峰,教人想入非非,周身所散发的成熟的风韵绝非一般青涩少女所能比拟的。

    双方客气了一阵后,淑妃玄悲圣女薛曼芸眉眼望着杨小天娇声说道:「之前我们幽灵门已经派人和东方家主沟通过,不知道我们的提议,东方家主有兴趣沒有」

    薛曼芸这么一问,杨小天有点愣住了,脑中快速的在盘想着,这幽灵门和东方世家哪方面能扯上一点关系,现在对方问起来了,自己应该怎么回答呢,想了一下后,同坐在旁边的蓝凤儿交换了一个眼色,杨小天才说道:「此事老夫一直在考虑,但是老夫不清楚我们东方家能够从中获得多少利益呢」杨小天这么说,就是想让对方主动说出到底是什么事情,江湖中人,寻找合作,无非就是为了利益,所以杨小天这么问,丝毫不会露出马脚。

    赵雅丽听到杨小天这么说,风情万千的妩媚一笑,那眼神不顾蓝凤儿在场,直接向杨小天抛着媚眼,口中娇声说道:「至于东方家主想要什么利益,我们双方都可以商谈,之前东方家主说要在江州占据据点,这一点我们会在此大力相助,至于其他的,只要家主说,我们这边能做的,一定会办到。」

    第四十九章 世家夜色

    「既然贵门这么大方,老夫当然也不好推托,那就说说合作的细节吧。」杨小天见还是问不出什么事情,只好继续追问道,反正自己又不是真的东方剑,答应也无妨。

    「家主太客气了。」赵雅丽和薛曼芸对望一眼后说道:「既然家主这么豪爽,那么我们这边一定全力配合家主,让东方家成为八大家族之首,只望到时候我们对付天鹰会、盐帮、牧马帮的时候能够大力出手。」

    「哈哈,好,那就预祝我们合作愉快了。」杨小天假意豪爽的大笑了一下,想不到东方剑之所以要同幽灵门合作,原来是想借助幽灵门的力量,让东方世家成为八大世家之首,而幽灵门也想借助东方世家的势力,打击正道门派,不过看样子,之前幽灵门已经和东方剑商谈过这样的事情,而这么大的事情,中间穿缐之人一定很重要,要知道,这么重要的事情一但传出来,随时都会招来灭门之祸的,看来自己还要好好的调查一下,到底谁是中间的穿缐人,能够促进双方的合作,这人一定不得了。

    「那就预祝我们合作愉快了。」赵雅丽和薛曼芸也娇笑了一下说道。

    接着,大家又客气起来,说了一些最近江湖上发生的事情后,就由杨小天设宴,款待赵雅丽和薛曼芸,至于凤姿伶,杨小天就叫蓝凤儿和西门如烟去款待。

    宴席过后,杨小天吩咐下手将赵雅丽和薛曼芸安排到东厢贵房入住,而他因为在宴席上喝了不少的酒,一个人在花园胡乱的转了两圈后,来到书房,他正在考虑一刚是去蓝凤儿那边还是怎么,因为先前在宴席上面,杨小天被赵雅丽和薛曼芸弄得一身欲火找不到发泄的地方,那两个魔门美妇的魅力的确大,一个细微的动作,都可以让杨小天这个色鬼发狂,要不是现在是东方剑的身份,又怕对方发现什么,杨小天早就将她们按在地上风流快活了。

    刚坐在太师椅上,杨小天喝了一口下人泡的茶水,西门如烟居然也来到书房,见到杨小天在,口中说道:「夫君,夜深了,不如到妾身房内休息吧。」她是放下尊严廉耻才说出这一句话的。以她一个大家闺秀,知书达理的人是不会说了那种话的,她之所这么直接说出来,是中午的时候,杨小天和蓝凤儿在澡堂风流快乐,蓝凤儿疯狂的叫声被外面的丫鬟听见,告诉西门如烟的,西门如烟心想,既然夫君都已经陪二妹了,那么自己也应该主动一点,所以在宴请了杨家老夫人凤姿伶后,借着喝了点酒头脑有点醉意,来到书房寻找东方剑。

    西门如烟十六岁嫁给东方剑,算算时间已经有二十多年了,生下两个儿子后,由于知书达礼,被东方剑委以重任,担任决策团的重要成员,处理东方家的业务,这些年来,凭借着西门如烟的才华,使得东方家的势力壮大不少,不过后面好色如命的东方剑,在西门如烟生下两个儿子后,又看上蓝凤儿,当初西门如烟是大力反对,不过东方剑执意娶妻,西门如烟也只好忍受,幸好蓝凤儿进了东方家后,性格温和,不爱争风吃醋,后来东方剑宠爱了蓝凤儿几年,渐渐也对蓝凤儿冷淡,两女起了同怜之心,并私下成了很好的朋友,有的时候,生理需要的时候也会相互安慰一下。以西门如烟的性格,当初五大家族联姻,西门如烟嫁到东方家来,在外人看来只是一种利益上的交换,但是西门如烟清楚,当初她是喜欢东方剑才嫁过来的,不然以她刚强的性格,任何人都强迫不了她,本来,她以为自己还算是幸福的,虽然是有利益关系,不过总算嫁给了自己心爱的人,但是沒有想到东方剑居然薄情寡义,这几年让她彻底失望,只是挂着一个东方剑的大夫人的名义,东方剑这几年从来就沒有到她房中一下,有时连正眼都不瞧她一眼,很多时候她看镜中的自已,直疑自已是不是早已老去。其实她也是女人,一个需要男人疼爱的女人,或许她的心情,蓝凤儿是最清楚的。

    杨小天听到这句话,头有点大了起来,如果自己去西门如烟的房间,难免会发生夫妻之乐,到时候还能不能像蓝凤儿一样,一举把西门如烟征服呢,要知道,西门如烟是西门家的人,嫁给东方剑都是因为五大家族联姻对抗杨家、谢家和唐家,夫妻感情肯定很淡薄,但是此时见到西门如烟的模样,的确是对东方剑有些感情的,杨小天本就是多情之人,当然这都是建立在好色之下,于是口中装煳涂的道:「到房间做什么啊」

    西门如烟秀外慧中,如何听不出杨小天(当然,在西门如烟的眼中是夫君东方剑)的装煳涂,心中为自已的芳华老去叹了一口气,也为杨小天寡情薄义暗自伤心,幽幽问道:「夫君难道是嫌弃妾身芳华已老吗」

    杨小天真不知道应该办才好,要知道这西门如烟可是一个绝色大美人,五官标致,肌肤紧绷,身材窈窕,无情的岁月并沒有在她身上留下什么痕迹,身上那股书香气息更让自已着迷不已,听她的口气,东方剑已经很久沒有宠爱她了,今天晚上估计都是喝了点酒,接着酒意才这么大胆的,因为他在蓝凤儿口中所知,西门如烟性格温和知书达礼,从来不会主动求欢之类。

    杨小天现在的身份是东方剑,虽然杨小天有心征服西门如烟,但是他觉得不是时机,口中只好笑道:「夫人怎么会老,只是我晚上实在有要务处理,不能陪你了。」

    虽知杨小天在说谎,她也不能多说什么,东方剑的心她已知道,心中幽幽地叹了口气道:「那夫君可要多保重身体啊。」

    杨小天说道:「为夫知道,谢夫人费心了。」西门如烟看着低头喝茶的杨小天说道:「夫君还有时间,妾身还有话向夫君说。」

    听到西门如烟这么说,杨小天又擡头说道:「夫人还有什么话说就说吧。」

    西门如烟道:「妾身要说的是关于同幽灵门合作的事。」

    杨小天思索了一下说道:「不知道夫人有什么意见呢要知道,此次合作能够让我东方家一举成为八大家族之首。」

    西门如烟苦口婆心劝道:「我知道夫君的意思,现在如果想借助幽灵门打击到杨家、谢家和唐家,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杨家的朝廷的关系可想而知,唐门几百年来屹立不倒,可不是单纯的商业世家,而且谢家有两大奇侠寇仲和徐子陵在身后,虽然现在两位奇侠已经不在中原,但是随时都会回来,现在对付他们恐非最恰当的时机啊,而且此事本西门、北堂、南宫、孤独家知道了,又会这么看待我们呢」

    听到这裏,杨小天算是明白了这中间的复杂关系,想不到西门如烟嫁给东方剑后,完全把自己当成了东方家的人,连东方家和幽灵门合作这么大的事情,西门如烟依然还是站在东方剑这边,可见这西门如烟对东方剑的情谊,这让杨小天或多或少都对西门如烟另眼相看,同时也加深了杨小天对于西门如烟的征服欲望,这样的好女人,杨小天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杨小天说了一下说道:「夫人说的有理,那么此事我再考虑一下吧。」

    西门如烟沒有想到杨小天会听进自己的话,让她有点惊讶,这可不是自己认识的东方剑啊,但是又看不出什么破绽,只好应声道:「夫君这么说,妾身就放心了,那妾身不打扰夫君了。」说完,就走去了书房,在关书房门的那刻,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东方剑(然后是杨小天假扮的了),然后关门转身离开,美丽的凤眼流下了一滴伤心的泪水。

    待西门如烟走后,杨小天独自坐在太师椅上喝了口杯中的热茶,想了一下刚才和西门如烟的谈话后,脑中不断的在思考着问题,进来一天了,师傅的消息一点也沒有,杨小天心中还是有点担心的。

    第五十章 世家危机

    或许他并不是真的担心师傅的安慰,只是为了给师娘方玉慧有个交代吧,杨小天一人在书房思考了一下后,然后打算一刚去蓝凤儿的房间,出门后,杨小天就直接往蓝凤儿的寝室走去。

    夜,冬天的黑夜,对于杨小天来说,也是一个无聊的黑夜,杨小天来到蓝凤儿的房间,蓝凤儿像一个妻子一样体谅着杨小天,当然,晚上少不了缠绵,杨小天与蓝凤儿缠绵了几个时辰,两人才相拥睡去,第二天早上,杨小天起床看到看在床上满脸慵散满足风情的蓝凤儿,心裏无限满足,平日裏端庄守礼的贞洁妇人,一旦放开胸怀,其放荡风骚比一些淫妇有过之而无不及,杨小天知道自己已经彻底拥有了她。

    杨小天吻了一下风情无限的蓝凤儿道:「夫人,早上我还有事情要处理,要先走了。」蓝凤儿一听马上要起身为杨小天着衣,无奈晚上受创实在太深,刚一动下体便疼得厉害,又躺了下去。

    杨小天见状,连忙拍着蓝凤儿的身子说道:「不用了,这些事我自已来做就好,夫人下体受创太严重了,应该多休息一下。」她现在已完完全全把杨小天当成自己的夫君了,正在做一个妻子应有的义务。

    她听到下体受创太重,脸色羞红,嗔道:「还不是给你坏蛋弄的。」杨小天见到蓝凤儿娇嗔的模样,口中哈哈一笑,摸了一下她吹弹可破的玉脸道:「那你可有满足」

    蓝凤儿无比满足地点了点头道:「凤儿很满足,真的很满足,一辈子都沒有这样满足过。」

    杨小天道:「难道东方剑从来沒有给你满足过吗」

    听到杨小天这句,蓝凤儿脸红道:「他虽然很强壮,可是比你还是差了一大截。」

    这句话,让杨小天更加开心,再次哈哈一笑道:「你真是一个淫妇,竟公然评自已男人的性功能。」

    蓝凤儿被杨小天笑的更加羞涩,红着脸道:「我虽是淫妇,但也只是你一个人的淫妇。」

    见到蓝凤儿完全倾心于自己,杨小天知道日后在床上蓝凤儿必定情趣无限,师娘方玉慧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于是高兴道:「好,等我处理完事情后,再好好安慰我的小淫妇。」

    蓝凤儿吻了一下杨小天,柔情无限地道:「你小心点。」

    杨小天点头道:「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披衣出去。

    此时,在东方世家的的议事大厅,东方世家决策团的主要成员纷纷到场,杨小天也终于见到了东方剑的妹妹东方湘仪,之前的杨小天了解到东方湘仪已经三十六岁了,不过现在杨小天看来,这东方湘仪又是一个看不出年龄的大美人,东方湘仪的容貌绝美无比,欣长苗条的身体,姿态优雅高贵得像是天界下凡的美丽女神,身上那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更加让她显得风姿绰越,乌黑的秀髮衬托着她玉脸朱唇,同时又感到她是一个独立自主意志坚定的美女,她的一对秀眉细长妩媚动人,乌灵高闪的眸珠,充盈着古典美态,秀挺的酥胸,盈盈一握的纤纤细腰,修长的双腿,使她有着种傲然于世的姿态与风采,今天东方湘仪穿着白色长裙和白色长绒毛大衣,一眼望去,犹如被贬至人间的仙子,精采绝伦。

    化身为东方剑的杨小天此时正坐在正中间,在杨小天右下首则坐着就是东方剑的妹妹东方湘仪,在杨小天左下首当然是雍容华贵,气色娴静,浑身散发着一股书香气息的西门如烟。

    而在东方湘仪后面坐着的就是有着神算子之称的徐牧,徐牧看上去四十来岁,英姿勃发,面容冷静,给人一种不怒而威的感觉。而在西门如烟身后,坐着徐牧的夫人张宛君,张宛君同样是个绝色美妇,同西门如烟相比,倒是有着另外一番风韵,秋波流盼中,配合她修长美妙的身段,纤纤细腰如蛇腰,秀美的玉颈,洁白娇嫩的肌肤辉映间让人更觉得妩媚多姿,明艳动人,曲缐优美,凸凹有致;姿容秀丽,一笑两个小酒窝,樱唇香舌,娇声细语,悦耳动听;皮肤光滑细嫩,乳峰高耸,美臀翘立。天生一副妩媚的尤物姿态,简直就是男人心中的至宝。

    杨小天知道,东方世家的发展壮大,离不开徐牧以及徐牧的夫人张宛君,这些年来,两人不断为东方剑出谋划策,助东方剑在众兄弟中脱颖而出,当上家主,为他指点山河,使东方世家不断地壮大,用居功至伟来说形容两人丝毫不为过,现在终于见到徐牧和张宛君了,一眼望去,就知道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同时杨小天也暗自叫自己小心一些,以免被人看出破绽出来。

    杨小天假装威风八面的扫视了一下众人,朗声道:「今天把各位召来就是讨论一下东方世家下个阶段的行动计划。」

    徐牧看见东方剑(当然是杨小天了)脸上兴奋的表情,马上逢迎的道:「家主雄才伟略,运筹为握,东方世家在家主的领导下,定会如日中天,称霸江湖的。」

    杨小天一听,点了点头,心想这徐牧怎么拍起马屁来了呢,于是说道:「目前幽灵门的人已经和老夫达成了初步的协议,老夫想看看大家有什么意见」

    张宛君厌恶的看了一下对面的夫君徐牧,咳了一声说道:「家主,据缐人回报目前杨家、谢家、唐家都有归隐之心,如果这三家真的归隐,那么我们就减少了对手,所以和幽灵门合作的事情,属下认为等稍后看局势再定。」虽然张宛君那厌恶的表情一闪即过,不过杨小天依然看在眼裏,心想这两夫妻不是挺恩爱的嘛,怎么会这样呢,难道中间又有什么故事,哎,这下杨小天感觉头更加大了。

    什么,杨小天一听,自己家和外公家,谢伯父家都有归隐之心,而且东方世家的探子居然知道,难道他们在自家安排了卧底吗自己家人员不多,如果真有卧底,又会是谁呢,杨小天感觉事情越来越复杂了,这事真要给奶奶好好商议一下,不然真的有卧底的话,自己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看来这江湖斗争,比自己想象中还要残酷。

    想了一下后,杨小天神色欣然,道:「那么这事就再等等,幽灵门那边也只是达成初步协议,并沒有实质性的商议细节,如果杨家、唐家、谢家真的归隐,那还省去不少功夫了,要知道三家的势力都不可小看。」

    一旁的西门如烟见此脸上露出一丝欣喜之色,口中说道:「夫君,今天是东方世家的决策会议,是决定东方世家今后的行动的会议,我们还是说一些实际点的东西吧,至于和幽灵门的合作,妾身认为先给他们达成初步协议,至于后面怎么样,我们得看杨家、唐家、谢家的行动再做决定,当下主要是在江南一带,我们的分堂受到天鹰会、盐帮的攻击,这点才是最重要的。」

    杨小天听了西门如烟的话,马上点头道:「夫人说的对,大家看看有什么好的办法沒有,都盡管说,我东方世家可不是这么好欺负的。」

    张宛君道:「家主,属下认为对于天鹰会、盐帮行踪需继续侦察,看看是否真的是他们,如果另外有人別有用心,到时候就会伤了我们东方家和天鹰会、盐帮的和气。」

    西门如烟接着说道:「夫君,宛君说的对,虽然目前从很多表面迹象来看,我们在江南的的分堂都是受到天鹰会、盐帮的攻击,但是其中疑点重重,照理说天鹰会、盐帮不会这么大胆,所以妾身怀疑背后还有其他人指示。」

    这时候,连沈思的东方湘仪也说话了,「大哥,嫂子和宛君说的对,,如果说我们贸然行动,后果肯定不堪设想,目前看来我们还需要多调查一下,了解到事情的真相后再做决定也不迟。」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